章士钊章含之 章含之离婚激怒章士钊:“我要找毛主席”(组图)

2018-10-04 - 章士钊

      章含之离婚激怒章士钊:“我要找毛主席”

            1961年,妞妞(洪晃)出生后,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章士钊老人与外孙女妞妞在一起。

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离婚激怒章士钊老人

离婚手续办妥后,章含之要我跟章士钊先生和妞妞交代这件事。她不敢开口跟章老谈离婚的事,她明知章老不会同意我们离婚。

章士钊章含之 章含之离婚激怒章士钊:“我要找毛主席”(组图)
章士钊章含之 章含之离婚激怒章士钊:“我要找毛主席”(组图)

离婚令妞妞痛哭

1973年2月,我和章含之去史家胡同附近的居民委员会办离婚。第一次去还碰了钉子,居民委员会一位负责人找了诸多借口不给办离婚手续。后来外交部政治部主任派人到居民委员会关照,说:上次来办离婚的,你们知道是谁吗?下次章洪二人来办离婚,不许问长问短,照办就是了。想不到办离婚也可以走后门。

章士钊章含之 章含之离婚激怒章士钊:“我要找毛主席”(组图)
章士钊章含之 章含之离婚激怒章士钊:“我要找毛主席”(组图)

离婚手续办妥后,章含之再一次把难题交给我。她要我跟章士钊先生和妞妞交代这件事。她不敢开口跟章老谈离婚的事,她明知章老不会同意我们离婚;而女儿也跟我很亲,由我对女儿讲也比较好。我想:离婚已成事实,她老是不肯讲也不是事情,要我讲就讲吧。而且要我继续像做戏般度日太痛苦了,所以我也想快点了结此事。

章士钊章含之 章含之离婚激怒章士钊:“我要找毛主席”(组图)
章士钊章含之 章含之离婚激怒章士钊:“我要找毛主席”(组图)

因为妞妞暑假后会出国,我必须在她出国前告诉她这件事,所以我先对女儿讲了。记得是1973年五一劳动节那天,妞妞住在北大。我斟酌了半天才开口,我说:“爸爸和妈妈感情不好,已经办好离婚手续了。今天才告诉你……”妞妞一听就哇哇大哭起来。而使我吃惊的是女儿的第一个反应,她竟然说:“我学校里的小朋友知道吗?老师知道吗?以后我的家在哪里?”

20世纪70年代父母离婚在社会上似乎是一件不光彩的事,连孩子也感到有压力。孩子一是感到丢脸,二是感到没有家了。

离婚的事算是跟女儿讲明了,引得女儿大哭一场。女儿那凄厉的哭声刺痛了我的心,我对女儿的那份怜惜、愧疚,令我再次陷入痛苦中,久久无法平复。

四个月后妞妞就离家赴美了。那时我已离婚,妞妞临行我无法去机场送行,只能在电话中告别。那一年,洪晃十二岁,还是红小兵时已远渡重洋赴美国学习、生活了。从那时起她就失去了家庭的温暖、父母的关爱。洪晃在《我的非正常生活》一书中也谈到了她那几年在美国寄人篱下的感受。

女儿这一走我真是牵肠挂肚,因为那时中美两国之间不能通邮,更不能通电话。我与女儿的来往信件只能通过外交部的信使传递。妞妞刚去美国时,基本上每个月给我寄一封信。每封信我都要反复读好几遍,从中得到不少乐趣和安慰。到后来信就少了,可能她功课繁重了,顾不上按月写信报平安。

有一次几个月没收到女儿的信,我怕她病了,内心一直惴惴不安。万不得已,我只好打电话到史家胡同询问妞妞的情况。章在电话中说了一句:“你以后再不要往这儿打电话了。”就收了线。从此我尽管仍然时常惦着女儿,但也学会了把思女之情埋在心里。          

1950年,洪君彦和章含之在北海公园,这是洪章第一次合影。

章老最不放心外孙女

离婚的事向女儿交代过后,接着应该向老人交代了。如何能讲清楚?真是太难了。章含之根本不敢面对面向父亲交代此事,要我单独跟章老讲。我感到非常为难。章老当时已92岁高龄了,再加身体十分衰弱,长期住北京医院疗养。

其实1971年我从鲤鱼洲干校回北京时,老人家已经在医院里了。那时我每星期都去北京医院看望他,从家中带去可口的菜和汤,坐上一两个小时陪他聊聊天。老人身体这么虚弱,我怎忍心用这等不愉快的事去刺激他,加重他的病情?我真怕他老人家受不了这个打击。

不久听说章老受毛主席重托,即将启程赴香港促成国共和谈,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和老人谈了。

我到北京医院章老的病房,先向他请安,问候他的健康情况,蹰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爸,我和含之长期感情不和,已经办了离婚手续了,这件事必须和您说一下。”

章老当时非常吃惊,继而大为震怒。他提高嗓门激动地说:“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以先斩后奏,事先不跟我商量一下?你们离婚后妞妞怎么办?”接着又问我,“是谁提出来要离婚?”我说是章含之先提出来的。章老马上问:“含之是否有人了?”我说:“有了,是乔冠华。

”章老马上说:“你们的离婚过程一定有文章,这件事不能这么了结。我要找毛主席,等我香港回来再说。”说罢他气呼呼地闭上眼睛。这是章老听到我们离婚消息后的第一个反应,章老1973年5月25日赴香港,7月1日就在香港仙逝了。

对于老人的去世我深感遗憾,老人对我的厚爱我铭感终身。我想:即使章老那年健康地返回北京,我也会劝老人家成全他女儿。过去几年章含之的种种行为,我从未向老人家透露半句。所以老人一听到女儿要离婚,总以为是偶然的突发事件。他满以为:只要他老人家出面,事情就可以挽回。殊不知他女儿的移情别恋已经不是头一回了。我心里想:章的心早就变了,又何必把人留住?

章老不允许女儿未经他的同意就办离婚。在他看来,这是离经叛道的事,而他最不放心的是他视如掌上明珠的外孙女妞妞。父母离婚了,孩子怎么办?

至于章含之书中写到的章老对我们离婚所表的态,完全是另一个版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不得而知了。

(摘自《不堪回首》 洪君彦 著 河南文艺出版社)

相关阅读
  • 章士钊的子女 章士钊养女章含之:“女发言人”的源头

    章士钊的子女 章士钊养女章含之:“女发言人”的源头

    2018-10-04

    若挖掘起“女发言人”的源头,还可以跟毛泽东挂上钩。有记载称,毛泽东曾属意自己的“英语老师”、章士钊养女章含之。据说,章士钊与毛泽东有不同寻常的旧交新谊。毛泽东亲自下令,将“老师”章含之调入外交部。章含之进了外交部。

  • 1916年新青年章士钊 1950年代章含之揭养父章士钊亲子章可崇拜希特勒

    1916年新青年章士钊 1950年代章含之揭养父章士钊亲子章可崇拜希特勒

    2018-10-04

    核心提示章可的妹妹章含之说,在一次肃反运动中,她揭发过大哥的反动言行。章可三十年代随母亲在欧洲住了好多年,希特勒、墨索里尼上台前后他恰巧在德国和意大利读书,章含之把大哥平时跟她聊天说说的希特勒和纳粹党事迹化为揭发材料。

  • 章士钊儿子章可的后代 章含之谈章士钊:我是背叛他的一代人

    章士钊儿子章可的后代 章含之谈章士钊:我是背叛他的一代人

    2018-10-04

    章含之1962年的时候,当时我不是帮主席学英文吗,毛主席有几次问到我,父亲怎么样?我就觉得他怎么对他那么好。后来有一次他就问我,你对父亲怎么看,我当时根本没怎么考虑“他嘛,他是旧官僚。我是共产党员。

  • 章士钊的子女 章士钊养女章含之:“女发言人”的源头

    章士钊的子女 章士钊养女章含之:“女发言人”的源头

    2018-10-04

    若挖掘起“女发言人”的源头,还可以跟毛泽东挂上钩。有记载称,毛泽东曾属意自己的“英语老师”、章士钊养女章含之。据说,章士钊与毛泽东有不同寻常的旧交新谊。毛泽东亲自下令,将“老师”章含之调入外交部。章含之进了外交部。

  • 章士钊与鲁迅曾经的误会

    章士钊与鲁迅曾经的误会

    2018-10-04

    章士钊着力整顿学风,并非为一己私利,当时女子师大的校风,某种程度上正与蒋梦麟的观察颇为类似。章士钊之女章含之有一段文字,提到毛泽东主动问及章含之对乃父的评价,当听到章含之按鲁迅的说法痛说父亲的“黑历史”时。

友情链接:创元彩票  9号彩票平台  北京赛车pk拾后二  北京赛车pk拾投注技巧  9号彩票注册  新世佳彩票  幸运农场走势图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